一眼余生柳玉茹小说目录

[虐爱]一眼余生柳玉茹小说目录在哪看?轻叶小说网带来书号878677小说名一眼余生大结局阅读,作者“二十夜听雨”。该书主要讲述了:一寸相思一寸灰,年少初遇,此后一眼余生。她为他等过了少女最美的碧玉年华,为他做了一切不值得的傻事……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,故事情节曲折动人,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!

一眼余生柳玉茹小说目录

叶棉醒过来,柳玉茹才被从地牢里放出来。

顶着一身伤,柳玉茹浑浑噩噩地回到后院。

刚走到院门口,就听到几个丫鬟婆子的窃窃私语。

“你们瞧见了没有,梨院今早死人了,啧啧,真是晦气。”

“可不是吗,据说是那个柳玉茹的丫鬟,意图谋害姨太太,将军便亲手挥刀砍了她的头,那死状真是惨啊,血都流干了,把整个梨院的雪全染红了……”

“呸,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,这般心思歹毒的人,活该她做那短命鬼!”

“……”

柳玉茹一顿,如被雷击一般,心仿佛被尖刀狠狠剜了一道,四肢百骸都已凉透。

她跌跌撞撞冲过去,眼睛里染着血红:“你们说什么,杏儿她怎么了……”

几个丫鬟婆子被她的样子登时吓得不敢说话,其中一人支支吾吾道:“杏儿她……她死了,尸体还……还在梨院躺着呢。”

柳玉茹赶到时,下人们正在清理满院子被染红的雪,杏儿的头就滚落在门边,一双眼紧闭,整颗头颅已经被冰雪冻住。

杏儿死了,死在叶棉的院子里。

“杏儿……”柳玉茹瘫倒在地,浑身颤抖。

“她已承认,是她在簪子上抹的毒粉,蓄意谋害棉棉,我不过是将她就地伏法。”

顾九思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眼神比漫天冰雪还冷。

柳玉茹愣愣的望着他,满是痛楚和恨意:“杏儿跟了我十六年,是这世上唯一对我好的人,我们初见时她在,我们定情时她在,我们成亲时她亦在……你都忘了吗,你怎么可以杀她……”

“棉棉是你的妹妹,我将军府的姨太太,在你眼里,她的命难道还不如一个丫鬟的命吗?!”顾九思居高临下地望着她,眸底盛着怒意。

柳玉茹早已泪流满面,心中哀恸万分。

叶棉于她来说,还比不上杏儿一根指头!

她怎么也不肯相信那个曾经说要和她一生一世的人,会狠到杀了她的杏儿!

“杏儿绝不会做出这等事,她哪有机会接触叶棉带在头上的簪子,她是怕了你的绝情,怕你再伤害我,才顶的罪啊……”

她哭得声嘶力竭,手在杏儿脸上不停抚摸,痛苦地望了一眼顾九思,“她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,可你随手就杀了她……”

柳玉茹看他的眼神里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爱意,只剩下恨意和哀痛,这让顾九思的心突然空荡了一块。

他握了握拳,做了退步:“她的尸身,我会遣人料理,后院你也不必住了,我重新给你派个丫鬟,搬去香园。”

“我谁都不要,我只要我的杏儿!”

要那个忠心耿耿,只会傻傻跟着她的杏儿!要那个早已被她视若亲人,只有她的杏儿!

他杀死了她的爱,如今连心也杀死了。

柳玉茹抱着杏儿的头颅,艰难地站起来,仇视的看着他:“假若对不起你顾九思的是我,杏儿是无辜的,你要杀也该杀我……”

“姐姐,我知道您和杏儿感情深厚,但她可是一心要害死我,在姐姐心里,妹妹就该死了吗?”

叶棉不知何时也走了出来,她哭哭啼啼地扑在顾九思怀里,一脸柔弱憔悴。

“你当然该死!你真该死!”柳玉茹看着始作俑者,心中掀起恨意滔天,恨不得扑上去杀了她替杏儿报仇。

“够了!”顾九思却突然大喝一声,“到现在你还想污蔑棉棉,你的心怎么就这么歹毒?!”

她歹毒……

柳玉茹突然笑了,笑得凄凉绝望:“顾九思,是我眼瞎看错了你,是我自作孽不可活,其实……你和叶棉才是一对,哈哈!都是我的错!我祝你们夫妻离心,此生,永失所爱!”

“啪!”

这一巴掌顾九思用了十分的力道,柳玉茹直接被掀翻在地。

她捂着流血不止的嘴,踉踉跄跄爬了起来,却再也没有看顾九思一眼,转身失魂落魄地朝门口走去。

她边走边语:“我祝你们夫妻离心,此生,永失所爱……”

柳玉茹离开了梨院,她的背影单薄而决绝,逆着风雪摇晃,口中喷涌的血,滴滴嗒嗒淌了一路。

顾九思看着她离去的身影,脸色却难看到极点。

心莫名抽疼,亦不自觉地跟着喃喃重复:“此生……永失所爱……”

雪下了三天,终于在此刻歇停。

柳玉茹回到木屋,没有炭,便在炉子里燃上柴。

她愣愣地坐在炉边,手中握着一把丝帕,一条一条丢进火中。

“司青哥哥,你说过我的女红做得最是精细,绣出的图样个个鲜活无比,所以每年我都会为你绣上一条。”

火烧的噼啪作响,夹着蚕丝焦灼的气息。

“六年了,却是一条都没机会送出去,如今,也再没有送出去的必要了,那我便烧了它,永不再绣!”

手帕燃尽,亦是将她和顾九思的过往烧得一干二净。

柳玉茹依旧坐在炉边,心灰意冷,透过低矮的房门,看着外面放晴的天空,太阳照在积雪上,天地间亮堂堂。

十数年情深,不过大梦一场。

如今,总算梦醒了。

这世间万般风景再美,再没有她可留恋之处了。

柳玉茹苦笑一声,随后站起来。

从木箱里翻出当年的嫁衣,那是她仅剩的一套完好的衣物。她开始一点一点将身上沾满血污,嵌入皮肉的衣服撕扯下来。

衣衫褴褛,早已不成样子,成片状、条状地粘在皮肉上。伤口已经开始结痂,每扯下一片,就连带着将一片血肉扯下来。

柳玉茹脸上的表情却始终如一的平静。

布片被全部扯下,露出她疮痍的身体。

瘦的皮包骨的身子上,没有一块好肉,血顺着伤口往下流,浸湿了她的襦裙。

柳玉茹面不改色,擦拭完身子,她才换上那套嫁衣。

做完这一切,意识也越发薄弱,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。

身体已不堪重负,眼看着要油尽灯枯,她强撑着虚弱的身体,执拗地坐到窗前,对镜梳妆。

要走总要走得体体面面。

苍白枯槁的脸,在妆容的修饰下,一点一点焕发出生气。

柳玉茹满意地对着铜镜笑了笑,像很久以前那般开口:“杏儿,我美吗?”

只是如今再也没有人能回答她了。

柳玉茹却兀自回答:“我知道,你一定会说‘很美,我家小姐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子’。”

“咳咳——”

柳玉茹想再笑一次,胸口却突然泛疼,口中涌起一股腥甜,她难受的吐出一口污血。

她望着那摊血,终是笑了出来:“杏儿别怕,我很快就来陪你……”

从窗边起身,柳玉茹走到炉火旁,闭上眼,一脚将那炉子踢翻。

前院。

小厮慌慌张张冲到顾九思面前,大喊,“将军,不好了,后院着火了!”

顾九思脸色突变,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时,他已飞奔至后院。

面前是冲天火光,木屋在烈火中摇摇欲坠。

漫天火光中,依稀可见柳玉茹一身红装,身姿卓绝,亦如记忆中那个秀眼流波的女子。

“槿儿!”顾九思仓皇大喊,像记忆中那般唤她。

隔着火海,柳玉茹最后望了一眼,眼里再无悲喜。

“轰!”

整座屋子轰然倒下,柳玉茹的身影彻底消失,只有满天的火焰在顾九思眼中疯狂燃烧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