凉城梦境空人心最新章节

凉城梦境空人心最新章节在哪看?轻叶小说网带来小说女主林笑叶寒遇大结局免费阅读,作者“凌萧萧”。该书主要讲述了:我曾甘于当个金丝雀,被叶寒遇娇养了四年。 等我失去翅膀,不再会飞时,才知道男人薄情起来……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,故事情节曲折动人,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! 凉城梦境空人

凉城梦境空人心最新章节在哪看?轻叶小说网带来小说女主林笑叶寒遇大结局免费阅读,作者“凌萧萧”。该书主要讲述了:我曾甘于当个金丝雀,被叶寒遇娇养了四年。 等我失去翅膀,不再会飞时,才知道男人薄情起来……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,故事情节曲折动人,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!

凉城梦境空人心最新章节

房门被踹开,周霖吓了一跳。

在认出来人是我后,她放下心来,依旧是趾高气扬的样子,“你来得正好。爸爸年纪大了,脑子拎不清。你应该分得清好歹,劝劝他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我见识过周霖的冷血自私,但这么厚脸皮却还是第一次。

我冷笑,把桌上的钱塞回她手里,“这钱,我们不稀罕。不要以为这世上就只有你们周家有钱,所有人都要巴结着你们过。”

周霖皱眉,又把钱推给了我,说了一大堆姐妹情深,当年没有帮我也是有不得已苦衷这一类废话。我连听都懒得听。

僵持半天,我油盐不进。她最后没了耐心,一把将钱洒在地上,骂道,“林笑,你不要给脸不要脸。你不稀罕我的钱,不就是仗着有人给你钱花吗?这些年,你当晴妇当上瘾了?……”

“啪!”我一巴掌打在她脸上,止住她更恶毒的言语。

我爸刚醒,她就在我爸面前说这些话。这一巴掌,是她该的!

周霖微微一怔,半天才反映过来自己挨了打,然后要来抓我的头发。

我躲过她的手,赶紧跑到床头按警铃。

周霖追过来,我怕躲开后怕爸爸会遭殃,就硬生生站在原地和她对掐。

护士赶来时,我们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。而她嘴巴里还在不停地骂“践人”“不要脸”,我自然不理她。

她被医院的保安带走后,我又去洗手间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。

收拾妥当,我才静静坐在爸爸身边,给他削苹果。

那一刻,我是慌的。

我不知道,刚刚周霖的话,他究竟听清楚了没有。

但我想,大概是听见的。不然我们姐妹打的那么厉害,他怎么可能一句劝阻的话都没有。而他现在一句话都没有问,大概是不想让我难堪吧。

我这么想着,刀工一个不稳,苹果皮就断了。

爸爸依旧没说什么,只是抚摸着我的头,沉沉地睡了。

后来我爸也没有真的起诉,不是留有旧情,而是周霖打电话威胁,说他非要追究罗慧娟责任的话,就把我当晴妇的事闹到学校里,让我没脸见人。

我还是大四的学生,处于工作实习期。虽然不用去上课,但毕业证书还捏在学校手里。万一弄出丑闻,直接影响毕业。

我爸那么一个大男人,在病床上哭的眼泪鼻涕,拉着我的手,一直说咱不告了,不告了。

事后他怕我心里不平,对自己受伤的经过只字不提,只让我忘了,当是场意外。

其实,我真见不得他为了我,委曲求全。

当晴妇怎么了?

我不怕别人说。

从我答应做晴妇的那天起,我就做好被人嚼舌头的准备。

甚至往好的方面想,包!养我的又不是什么糟老头子,而是叶寒遇。

如果不是和他定了保密协议,我真想跑周霖面前告诉她,我的金主是她梦寐以求的男人。看她拿什么逼脸来嘲笑我!

当然,我也就是这么想想,自娱自乐。

自从那天不欢而散,叶寒遇就再也没有找过我。

我不知道是因为我问了不该问的,惹他生气了,还是他忙着订婚的事才没空搭理我。

估计是后者。

毕竟我算什么东西,直当他生气和我玩冷战?

我一遍遍说给自己听,以免一个没有按捺住就手jian地给他打电话。

与其沉溺男女私.情,我选择好好工作,多存点钱给我爸养老。

然而心里的那点怨在我努力抚平下,只维持一个月的平静假象就被一个电话给撩拨起来。

电话是罗慧娟打来的,要我过去一趟。

我来海城四年,她对我不闻不问。现在说要见我,我就要上赶着去?

凭什么!

可不等我拒绝。她就说是有关我爸的事,要和我说。

这下我没犹豫,打车去了周家。

进门之前,我也幻想过:罗慧娟主动找我,是不是要解释什么,会不会我爸受伤另有隐情,误会了她。

可在我进门,看见本该在乡下的奶奶,此时坐在罗慧娟的身边。

一对大金镯子套在她手腕上,连标价签都没舍得剪掉。

我心一沉。第一反应是——奶奶被罗慧娟收买了。

就在我纠结要不要告诉奶奶,我爸受伤是被罗慧娟害的时,罗慧娟已几步走来,热情地拉着我坐下,嘘寒问暖。

她看我的目光,第一次那么温柔。这种温柔,只在她看我姐的时候才有。

我眼睛突然有些发热,质问我爸受伤的话也就卡死在喉咙里。

“你看,你妈多疼你。还给你介绍了个好人家。”

我沉溺在从未感受过的母爱中,听见奶奶冒出这么一句话,人都懵了,“什么好人家?”

罗慧娟瞪了眼奶奶,又拉过我的手,“你也老大不小了。妈妈也是为了你后半辈子的幸福考虑,想介绍个人给你认识认识。”

然后一个刚死老婆,就急着给儿子娶后妈的五十岁老男人硬被她的嘴皮子吹成一朵花。

尤其对方的五十万聘金,更是让奶奶满意得眉开眼笑,恨不得今天就把我打包送过去。

我心寒的要命,把手从罗慧娟手心里抽出,“既然他条件那么好,还是留给姐姐吧。她大我七岁,都没嫁人。我……”

“林笑,妈好心给你介绍对象,你个破鞋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?拿你跟我比,你配吗?”周霖穿着限量版连衣裙从楼上下来,恰好听见我的话。

我心情本来就不好,她还送上门,简直找抽。

我回讽,“为什么不配?你以前为一块巧克力,就被班里男同学哄上..床的事,在老家谁不知道?我是破.鞋,你又是什么东西?”

“你个践人!叫你胡说!我要撕烂你的臭嘴!”周霖被我揭老底,恼羞成怒地冲到我面前,抓我的脸。

指甲抠破了我的脸,火辣辣的疼。

心火一冒,我挥手想还她一巴掌!

看还没挨上周霖,头皮一疼,是罗慧娟从后扯住我的头发!

头皮感觉要从血肉上被剥离,我疼得侧低头,尽量朝我妈的方向贴近,减缓疼痛。不想,这样做竟是把自己的脸凑上去,挨了罗慧娟一个耳光!

“她是你姐,教育你是天经地义。你还敢动手?目无尊长的小畜生!你爸就是这么教你的?”她的手高举着,杀气腾腾。

“你没资格提我爸!”我怒吼,站直身体。可罗慧娟死攥着我的头发,我也因为这个动作,头皮都要被扯裂了!

被逼得不行,我一口咬在她手腕上。

“啊!”她痛叫声,松开了手。

我以为我解放了,但下一秒我的背就被狠狠踹了一脚,人往餐桌的方向扑倒过去。

是周霖踹的!

我的眼睛直直朝着桌角上撞,意识到可能会瞎,我吓得紧紧闭起眼——

黑暗中,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到来,我的脸撞进坚硬的胸膛,鼻尖里充斥着我再熟悉不过的男士香水味。

我仰头,在昏沉的光线中看清他的脸后,大脑一瞬间空白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